您的位置: 伊爱屋 > 散文精选 > 随笔散文 > 青春,离别与猝不及防

青春,离别与猝不及防

来源:网络   作者:不详   发布时间:2015-03-22 22:07   点击:我要投稿
摘要:子瀚哥,还记得吗?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你对我说我们会成为永远永远的好同学,好朋友,你说过的。但你也说过,我们的差距太大了,尤其是我们的性格,你说你很内向,不善于和女同学相处,你第一次腼腆的对我说,你很害怕我们之间根本就不会存在 友谊 。 说真的,在我
子瀚哥,还记得吗?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你对我说我们会成为永远永远的好同学,好朋友,你说过的。但你也说过,我们的差距太大了,尤其是我们的性格,你说你很内向,不善于和女同学相处,你第一次腼腆的对我说,你很害怕我们之间根本就不会存在友谊

说真的,在我的生活之中,我是个不知道什么叫做爱情的人,在我的心里,我只知道学习考试第一名就是我生活所想要的,我想我要的应该仅此而以。爸妈都在工作岗位上的人,我曾经认为自己真的很幸福了。可你对我说你的生活不是这样的,你离开了远在乡下的爸爸妈妈来到城里念书,你也曾想放弃过,不让爸妈再那么操劳。

也许我们都不知道是生活选择了自己,还是自己要选择另外一种人生,它真的很复杂,就像你和我,正如两根无限延伸的线一样,我们相处的时间被定格成了一个点,交汇的过程纵然美丽,但我们只能不断的延伸远去。

一转眼,不知道子瀚哥是否还会记得,我们相处已经快三年了,你一直把我当作妹妹般的看待。在我高兴的时候,你陪着我笑,受人欺负的时候你也很想为我出气,但我不希望子瀚哥那样做,因为你不是一个爱打爱闹的人,你也很害怕自己做了一件从未做过的事情之后的结果,所以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个好哥哥的形象。

子瀚哥,也许你说得对,我们真的很遥远,你看不到我,你说我像春天里那耀眼的阳光,虽然能够带给你温暖,但你却始终触及不到阳光的心。而我总喜欢默默的注视你安静时候的样子,告诉自己如果有一天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也要记得这个人,他真的很好。他却不知道,他才是我生命最耀眼的阳光。他总是在默默的回报着我给他的一切,我爱不到他,更不能去爱他,去伤害他,因为我是个就要离开这个世界的人。是他的出现带给了我在那最后的日子里,感受到那诗一般纯洁的生活,让他住进了我的生活,成为了我的诗,让我从新开始描绘那美好的回忆。

一直以来,每天下午放学之后,子瀚哥就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去学校不远处的那片原野,他知道我很喜欢花,喜欢日落之时的那片宁静,我也打心底里的感激生活中的这个人,这个大哥哥,他总是在做着他所不知道的,但对我来说却是无比满足的事。也正是他,让我明白了眼泪掉下来的那一刻就是幸福。

这个周末的晚上,子瀚哥同往常一样带着我去原野,一路上他唱着往常一样快乐的歌,可我却糊涂的忘了今天是自己十八岁的生日。一进原野,四周一片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,我怯怯的站着不敢前进,是他牵着我的手勇敢地向前走去,我知道,他的脚知道每一条平安的道路。就快到了,我看到桂花树黑黑的影子就在前面,一片蟋蟀的鸣叫也渐渐的靠近了我。自由的灵魂啊,你是不是正在驶向幸福的彼岸呢?还是……子瀚哥突然停下了说:“千千,今天是你十八岁的生日,祝贺你。”这个世界上,除了爸爸妈妈以外,子瀚哥是第三个知道我生日的人。在他蹲下身去点燃生日蛋糕上面的蜡烛时,我才看清了他的身影,他的脸,从未笑得那么认真,我的心咯噔一下就亮了。这就是幸福的感觉吗?为什么我却这么难过,抬头看着天空,尽量不让眼泪掉下来,自由的灵魂,你跑去哪了,不是说过你不能喜欢子瀚哥哥的吗?

“千千,快许愿望啊,他急切的看着我的眼睛。”我却从没有这样认真的看过他的样子,再给我两分钟好吗子瀚哥,让我再……让我再想想。

“好吧,本来就应该好好想想才对。”

其实我从来没有这么奢求过时间,但两分钟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却是那么的珍贵,我足够永远记得他的样子。我急速的吹灭了蜡烛,我的十八岁,就在这桂花树下结束了吗?今晚是子瀚哥一个人为我唱生日快乐歌,他说,这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歌。我终于扑到了子瀚哥的怀里大声的哭了起来,这个时候,蟋蟀的鸣叫声更加响亮了,天空开始布满星星。

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孩子多久,三年的时间真的好快,就像他和我都没有注意到的那样,忽然间就过去了,再也回不到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一刻了,突然间才明白,人生若只如初见,那该多好。但我很满足了,至少这一刻我还能这样安安静静的看着他沉默的样子。他默默的看着天上的星星,那微笑,却使我感到有一种很难言说的满足。

“千千,小时侯在家乡的时候,我总喜欢看着天上的星星听着蟋蟀的歌谣在草上入睡,还可以睡到第二天天大亮呢。千千,你喜欢星星吗?”

“喜欢,在我的心里,一直有这么一颗星星,他在我心灵最黑暗的时候给我光明,别人不知道他有多么的好,我一直把他当作自己的星星,还傻傻的希望有一天他能真正的属于自己的星星。也许是因为他真的很耀眼,太近了看不清他的光,所以我要永远的离开了他,在最遥远的地方或许会更好一些的看清他的样子。”

“是吗?真有这么一颗星星吗?”他游离的看着天空。

“是啊,有的时候,他没看到我,而我却在认真的看着他。”

“只可惜它没有感情,要不然的话它一定会知道你很想见它的。”

天渐渐的凉了,郊外的深夜,冷气却这么的刺骨。子瀚哥带我回家,他把自行车骑得很快,我们穿过丛林,越过湖边的小径,一切都这么安静祥和的睡了,只有自行车车轮吱吱地猛烈旋转着。我轻轻的靠在子瀚哥的身后,闭上双眼听他急速的心跳和呼吸,真的很感谢一路上有他的陪伴。

别了我那片开满山花的原野、桂花树的影子、那一片虫鸣;别了我的十八岁,那属于我过去美好的回忆、还有,我的大哥哥。

伊爱屋会员交流QQ群:34545718 , 期待您的加入!

分享到:
0
顶一下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
手机访问
  • 手机扫描二维码
    访问伊爱屋网站
  • 手机扫描二维码
    关注伊爱屋官方微信
  • 发表原创文章